a9q1b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叛賊 線上看-第九百四十四章 相邀-l48s6

大叛賊
小說推薦大叛賊
岳钟琪如今可以说是形势大好,可同样在外来看来春风得意的他也有着极多的烦恼。
纨绔王妃,王爷高抬贵手
广西之变眼花缭乱,赵弘灿死后其幼子即位,在彭荣的把持之下突然就倒向了大明,按理说这是一件好事,可是赵弘灿部的归顺同样给岳钟琪带来很大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一时间岳钟琪已经暂时停止了对云南清军的攻击,以变腾出手来处理贵州之事。
现在可不是后世,要知道后世可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一件发生在地球某一个角落的事件可以通过网络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全球。至于在军事方面就更厉害了,天上的卫星和强大的计算机能够在瞬间处理无数条信息,并且分门别类传递到决策者和前线指挥者的手中。
而现在,别说网络、卫星、计算机这些东西了,就连电报都没有发明,传递消息依旧是处在初级状态,完全靠着人力、马力或者信鸽这样的工具。虽然彭荣在广西发动,大明这边早就有所准备,可为了避免消息泄露导致意外,这些信息仅仅只是限于锦衣卫和一些秘密部门,直到广西大局已定后,锦衣卫这才把情报第一时间传到了各处。
囚爱:盛宠契约情人
岳钟琪作为大明在西南的统帅,之前虽然从锦衣卫这提前接到了提示,也做了一些准备,可当消息传来后,依旧要面临各方面考虑,并急忙着手解决赵部在贵州的军力和整合。
贵州之地不比中原,向来就是交通不便,再加上赵部摆在贵州的兵力可是不少,如果从总数来讲,在清军退出后各方力量中可以是最多的。何况清军撤离贵州后,各地也刚刚被控制占领,但由于当地土司和头人等原因,许多地方并未完全平息,一旦这时候大明无法彻底掌控局势,并用最短时间消化赵部在贵州的各部军力话,那么麻烦会是很大的。
从整体来讲,由于郭永调离贵州,再加上彭荣的提前安排,贵州赵军各部对于归顺大明表面上并没什么阻碍,但是谁又能确保万无一失呢?一旦有些部队发生问题,就是一个大麻烦。况且贵州现在也不仅仅只是大明和赵军各部两方面的力量,还有当地土司头人的势力和依旧拥有重兵的高进部在。
正是如此,岳钟琪肩上的担子可不轻,不仅要彻底接收贵州稳定地方,还要继续解决在云南的清军,再加上地方力量和高进部又在一旁虎视眈眈,这让岳钟琪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可在部将面前,岳钟琪却是显得胸有成竹,在他的一道道命令和安排之下,大明各部已经开始对部分赵军进行军力整合和收编了。但这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要知道无论从数量还是所占区域来看,要做完这一切没有两三个月根本不可能,而且这前提是不能有任何意外,如果地方发生大乱,导致贵州不稳的话,那些未能收编的赵部各军谁又能完全保证不会有所异动呢?
重生之兩世修緣 執迷
这也是岳钟琪心中的顾虑所在,不过相比地方土司和头人而言,岳钟琪更担心的是内外两个方面。对外,那就是已经退到云南的清军,虽然清军退出贵州,已败退云南,可贝和诺手中依旧拥有数万精锐。这些清军一旦在这时候进行反扑,贵州的明军必须抽调部分兵力进行应对,同时也会拉长对贵州的赵军各部消化。
至于对内,那就是盘据在贵州的高进部了。高进部在贵州的兵力虽然比不上赵弘灿如此雄厚,所占的地盘也要小许多,可高进部的实力依旧雄厚,而且高进部可是白莲教的义军,性质同普通义军有所不同,白莲教除正规军队外,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全民皆兵,一旦高进要和明军来个鱼死网破,直接发动全教上下和明军交战的话,就算岳钟琪不惧,但也异常头痛。
何况白莲教向来善于蛊惑人心,当年白莲教在王致清的率领下之所以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就席卷全川,从而声势大振,完全是靠着白莲教在民间无孔不入的手段和庞大的教民基础。
要知道历朝历代,白莲教都不为统治者所容,尤其是在前明近三百年中,朝廷对于白莲教的封禁和围杀从来没有断绝过,但是就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般,白莲教却依旧活了下来。所以说,白莲教一脉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一旦无法彻底解决高进部,把在贵州的白莲教连根拔起,那么定会带来无穷的隐患。再加上贵州地方的土司、头人势力,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让岳钟琪心中暗暗焦虑。
—————
娇宠新妻:老公太凶猛 漫风
可就在这时候,岳钟琪怎么都没想到突然间接到了一份书信,而写这份书信的人居然是高进。
疑惑地拆开书信,岳钟琪看了几眼就皱起了眉头,信中的内容并不多,仅仅只是少许而已,可就是这少许的只言片语却让岳钟琪看了半天,许久之后他又沉思了足足一个多时辰。
“送信的人何在?”岳钟琪终于开口问道。
“回大帅的话,送信之人由卑职让人看押着。”禀报此事的军官回答道。
“一个人?”
“一个人!”
问了这两句话,岳钟琪微闭上了眼,搭在椅圈上的手指轻轻敲打的,似乎有些举棋不定,又过了一会儿,岳钟琪这才似乎下了决心,开口道:“你去告诉来人,就说此事本帅允了,时间嘛……就定在五日之后吧。”
数据侠客行
“大帅……。”那军官顿时一愣,张口想要说什么,但这时候岳钟琪锐利的目光扫了过来,军官连忙把未说的话咽了下去,低头应道,随后退了下去。
等军官走后,岳钟琪又拿起信看了看,神色中倒是没了之前的迟疑,反而有了一丝期待。这封高进派人送来的信其实内容很简单,只是提出想约岳钟琪在贵阳以北五十里的地方见上一面,商谈如今贵州之事。高进这么做有些让人出乎意料,同时也让岳钟琪感到好奇,他并不明白这时候高进提出这个要求究竟为何?但对于高进这人,岳钟琪虽然从未见过,其名却如雷贯耳,无论他如此要求的目的是什么,见上一见倒也无妨,而且从岳钟琪的内心来讲,他也是想看一看高进这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