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t53精华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第七百四十四章 意外收穫推薦-d8haz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坐上桌,再喝点酒,好不容易气氛才恢复到刚开始的样子。
今年刚刚大衍之年的韩室长看起来始终是一副充满信心的样子,戴着金丝边眼镜,温和、斯文,用魔都方言就是一句“面相老好咯”。
恢复起本色的韩室长,不再介意之前吴良关于得隆的沉默,反而将谈话内容放在城市建设上这些话题——一市的规划又何尝不是指点江山的豪气。
韩室长功课做的很足,他知道吴良的广告公司刚刚在鹏城拿下地铁一号线的广告代理,也没有避嫌,笑着说,“魔都明年年底四号线通车,广告代理,吴董也可以参与进来嘛!”
这话简直太熨帖了,吴良毫不犹豫的答应,“好的,魔都的广告业还是很发达的,没有在魔都立足,连个大公司都算不上。”
韩室长微微一笑,“经济发达的地区,广告业都比较发达,我们国内的广告公司发展的还是太慢了,而且我们也不能总是被国外的广告公司压着打嘛!”
这是天朝传统广告业的现状,国外的大公司无论从资金、实力、管理都有太多天朝公司要学习的地方,而韩室长能够将目光触及到这上面,那一定是因为要举办世博会让他对这个行业有所了解。
吴良急忙送上一记马p,“领导忧心天朝广告业的发展,我们广告人自当发愤图强,成为一个像奥美、WPP那样国际化的大公司!”
吴良这话让韩室长也产生了一种错觉,还以为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广告从业者,而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中间似乎有什么说道,很是随意的问了句,“吴董不是投资挺广的嘛?”
吴良苦笑一声,给出了解释,“单纯的广告业很难做大做强的,强如奥美,也是被WPP收购了!另外,在天朝,传统的媒介,民营资本也就是挣个代理费,成不了太大气候。”
韩室长听的明白,不置可否问,“电视台?”
吴良点头称是,继续解释,“所以,我投资多元化的目的,也是错层战略的一种,单纯依靠广告公司,估计再过十年,也就是一个类似于魔广那样的公司,即使做到天朝第一,和WPP又如何能够相比,引入资本的力量来发展才是一条康庄大道!
而且,
我的莫逆之交 王拳拳
国内对于广告业也是逐步放开,允许外资独资,这样一来,竞争就更激烈了,抱着老旧的思想去发展,最终或许只会留下被吞并的命运。”
吴良并没有说那些让人痛心疾首的消失的品牌故事,回想起来,品牌的消失就意味着一家企业的消沉或者灭亡,拯救品牌也就意味着拯救这家公司,仅仅依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去卖弄嘴皮子,别人愿意给你几分薄面姑且听之,事后即便是想起你说的都对,又能如何?
唯实力使然,如果双一的成功算是吴良在行业内渐露峥嵘,那么加多寶的成功,就是吴良对于行业趋势发展的精准认知。
湘火巨的暂时稳定则是说明了吴良具有独自整合一份行业的能力。
如此一来,眼光有了,资金有了,实力显然不是普通的品牌咨询服务所能比拟的,到时候,吴良再说上一句“我这里有千千万万个创意”的时候,恐怕,他也可以成为吴菲特,兜售自己的午餐,而且应者云集。
他的这个解释也让阎怡勝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吴良单纯的就是投资,原来,广告业还真的是他的主业啊!
她又一次的想起吴良对于阿狸藤讯千百度这些公司的评价——这些不就是个广告公司么?还是媒介性质的那种。现在看来,除了湘火巨,这家伙似乎就是一直就在广告行业内厮混,并没有什么越圈的举动。
她也情不自禁的点点头,对吴良的眼光又一次感到惊讶,两眼冒出了小星星。
吴良关于自己公司发展的问题,似乎对所有人都是很劲爆的一个话题,涉及到企业战略发展层面上的东西,听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各花入各眼,韩室长反而对于错层战略这个词挺感兴趣,问,“错层,怎么个错层法?”
吴良笑着解释一句,“就好比金拱门,其实就是一家卖快餐的地产公司,我现在的投资也有一部分是为今后的传媒集团做准备,毕竟广告仅仅只是传媒的一部分,更是涵盖了市场研究、公共关系、互动行销、视觉管理和咨询这些领域。”
简单的讲,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总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尤其是头部企业,走在一条无人探索的未知小路上,有人以超前的眼光提供企业发展咨询服务,这其实也是市场研究的一种,并没有脱离开广告传媒行业的本质。
就像王未来做的品牌规划,发展方向如果都错了的话,品牌规划的再好,那也是南辕北辙,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王嘉芬见终于讨论到自己熟悉的领域,在一旁插话,为韩室长介绍,“吴董为明光建议的‘聚焦乳业、领先新鲜、做强常温、突破奶粉’的十六字方针,我觉得非常贴合我们公司的发展。”
北洋 戒念
卓富民也在一旁连连点头,“是啊,明光在常温女乃业的发展上比老牛和一利两家后起之秀太过落后了!是到了奋勇直追的时候了!”
吴良看不起常温女乃,并不代表吴良不知道其市场地位,只是他对那几家乳业公司的做法极为不耻,居然敢拿国外进口回来的女乃粉回来兑上水烧开再加上乳化剂解决完女乃和水分层的问题之后,再卖到市场上去。
这样的产品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绅男胜女,窝在一起
韩室长对这个行业不是很了解,仅仅是停留在儿时的记忆当中,他笑着夸吴良,“吴董这个董事长真是名副其实,前些年,随便到一个冷饮摊就有那种玻璃瓶的酸奶喝,价格便宜量又足,喝上一杯感觉心情都会好很多,现在反倒是见的少了,明光不生产了么?”
—————
王嘉芬连忙介绍,“以前的老产品,酸奶的菌种差,现在我们又改进了,现在市场上可是多咯!”
卓富民难得有机会在领导跟前介绍王嘉芬出色的业绩,笑着给领导介绍,“王董搞了一个叫鲜女乃吧的门店,两个月时间开了两百多家,民众的反响还是非常好的!我们诚意邀请您视察指导我们的工作。”
韩室长“唔”了一声,给秘书吩咐,“找个时间,去看看!”
最強天賦
卓富民和王嘉芬连忙站起来,端起酒杯敬酒,“谢谢领导!”
吴良听的甚是感慨,看看人家这抓机会的能力,真的是不佩服都不行啊!
领导视察,晚上的新闻再一播放,广告效应也有了,有心人自然能够看到这个新鲜事物,如此一来,各地加盟店如雨后春笋一般开起来,南北之争、常温和生鲜之争又可以多几分胜算了!
吴良甚至都想把那句名言让王嘉芬借韩室长的口说出来,等到三聚靑胺事件爆发,市场一片哀鸿的时候,唯独明光这几家生鲜联盟的企业独善其身,这也算是慧眼识珠,领导有方啊!
王嘉芬仿佛猜测到吴良脸上的笑容是什么,怔怔的看了他两眼,送去一个放心的表情——一切都在朝着既定的方向发展,还有意外的收获,此行不亏。
酒是好酒,不过都是浅尝辄止,这样的场合即便是想轻松一些,却也轻松不起来。
这不是身份的不对等,而是初次见面,守得一份矜持和稳重,为了长久的合作。
天朝人向来看重的就是这个,人和人之间也是如此,更为看重的是第一眼的印象。
况且,面前的这位大室长,还要在魔都任职长达十三年之久,留下一份好印象,日后少不了打交道的时候。
吴良也在暗自思忖,这七巨他已经认识了三个,应该也算是有能量的人了吧!
临近结束的时候,韩室长自然的邀请吴良,“有空到家里来,你的音乐,我们全家人都是很喜欢的!”
修羅天帝訣 大教授
吴良忙答应,然后才看见王嘉芬和卓富民投来羡慕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