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nmr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只會拍爛片啊討論-第三十章 沈浪後悔了!(第一更!)看書-h5lo9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
古时……
三茶六礼,为犹言明媒正娶,旧指正式婚姻。
虽然,沈浪的三茶不是这个那个茶,甚至六礼也不是那个礼,和正式区别挺大……
但……
这么直直地送过来,规格不一样,但又特么很像那种礼节,就像是某种暗示一样。
两个老爷子顿时就吹胡子瞪眼地看着沈浪。
沈浪冤啊!
他……
他压根就没往这边想过,他除了满脑子人情世故与拍电影以外,还真没其他想法了。
但没想到,这一波张叔是真的狠。
还有这门道在里面……
秦国柱看着沈浪,顿时深深地摇了摇头。
“臭小子,你脑子在想什么?”
“想着拍电影……”
“除了拍电影以外呢?”
“我想着华夏是泱泱大国,自从从奥斯卡回来以后,我就觉得有些不舒服,奥斯卡,已经变成了白人投票俱乐部,世界电影的天堂,和我曾经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我问的不是这个……”
“哦哦哦,电影是一场革命,文化战争,就和你们曾经的那场战争一样,只不过一个思想艺术上,一个是身体上……但本质上还是一种国力与国力之间的较量……”
“你……我问的不是你的电影……我问的是你今天到底想做什么!”
“想把电影拍起来啊……”
周老本来是气势汹汹的,一副要拿枪把沈浪这小子给毙了。
但是……
当他看到秦国柱秦老在这小子面前吃瘪以后,他突然就没了火气。
——————
这小子一口一个电影,你不管问什么东西,他都能扯都电影上来,而且一扯就是一大通,一副比街头卖狗皮膏药的小商贩还像小商贩。
秦国柱发现自己斗法还真特么斗不过这小子……
最终,他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行了行了……”
“你先出去吧……”
“嗯嗯,好……”
……………………………………
离开书房以后,沈浪竟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劫后余生感觉。
“哟……精神抖擞啊!”
“张叔,你……”
看到迎面而来衣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张升,沈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周……
这地方……
以后打死沈浪,沈浪也不会再来了。
以后谁过来,谁就是小狗!
在场上的每一个人都不简单,都如同神仙斗法一样,沈浪这一小人物,在这种旋涡里挣扎得心累……
“怎么样?”张升笑得灿烂。
“张叔,你就告诉我,你今天到底给我挖了多少坑?还埋着多少雷?”
“什么挖坑,什么埋雷?我做了什么?”
“……”
看到张升一脸无辜的模样,沈浪有些被张升给噎住了,突然又不知道该说啥了。
得!
都是牛逼人物好了吧?
“好了好了……今天是你叔我的好日子,别整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整点喜庆点……”张升拍了拍沈浪的肩膀。
“好日子?”
沈浪听到这的时候眯着眼睛。
突然又想起刚才圆桌座位的时候。
随后,他的眼神微微的一凝……
张升明显就是在秦老的后面,比秦向山的地位还要高……
然后……
秦向山夫妇在杨荣的前面,杨荣在秦家地位又矮了一辈,杨荣后面是秦瑶姐弟俩。
严格来说,杨荣跟沈浪他们是同一辈……
像这种场合,这种家庭,座位一般都是不可能乱坐的,竟然这么坐,那就是……
再突然想起之前沈浪一直听过有传闻,然后再想到张升以前似乎在有关部门也是一个很牛逼的人……
综合起来,沈浪瞳孔一缩!
紧接着,他见了鬼一样看着张升。
一种他根本都想不到的可能性从他的内心深处生起,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可能性。
“过去好好喝杯茶吧,周家马上就要走了!”
“嗯……”
………………………………
“小沈,这边……”
“嗯,嗯……阿姨好。”
沈浪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此时此刻的他不管是看到秦家人还是周家人,沈浪都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
周母卢女士挺喜欢沈浪的。
不知道是不是以一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神情,卢女士觉得沈浪越看越好……
这个年轻人不骄不躁,而且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关键是一直对人挺诚恳,能守得住本心。
沈浪坐在老老实实地坐在周家边上,看着周家和秦家聊着天……
再遇20歲
而周爱国和周祖强两父子和秦向山,秦仁两父子都挺沉默,就是听着女人们聊着事情。
在见到沈浪坐过来的时候,两人对着沈浪点点头。
而周晓溪和秦瑶两人则是坐在了一起,两人似乎聊着一些以前的事情。
似乎……
难得地露出了几分姐妹的情谊?
沈浪看起来露着笑容,坐在一边很淡定,但实际上,内心深处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说不出来的陌生感。
还好,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书房的门又开了。
两位老爷子不知道聊了什么内容以后起身走了过来。
一个笑容满面,而另一个则是依旧板着脸……
随后,周家看到老爷子出来以后,就全体起身告辞了
沈浪刻意找了一个角落,想开溜……
可惜……
“等会我送你回去吧……爷爷还想跟你们聊点事情。”
“哦……”
秦瑶慢慢地来到沈浪身边,仿佛不经意间跟沈浪说出了这句话。
沈浪点点头。
他明白,自己现在还不能走。
不自觉地,又看向了书房的方向一眼。
今天的月亮,似乎特别皎洁,月光洒在大地上,仿佛是银装素裹。
沈浪眯起了眼睛。
在周家人陆陆续续地离开差不多以后,周晓溪看了一眼沈浪,随后对着秦瑶笑了笑。
“走了,秦姐……”
弃妇的美好时代
“嗯……”
“明天见!”
“明天见!”
当沈浪听到周晓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些说不出来的不适应感。
周晓溪叫秦瑶叫秦姐?
这是……
就在这个时候。
“沈浪……”
“嗯?”
“没事,就是叫叫你,好了,走了啊!”周晓溪仿佛欲言又止,想提醒什么东西,但最终似乎又觉得场合不是很合适,终于是走了。
看到周家全部离开以后,沈浪心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终于平静了不少。
这一次表面上看起来周秦两家关系非常不错,但沈浪却感觉这两家的隔膜很深,而且,沈浪敏锐得感觉到,两家的隔膜越来越深了……
如果两家再次相遇的话,估计又像是一场看不见的漩涡一样。
“在想什么呢?”秦瑶看着沈浪眯着眼睛的模样,下意识问道“周晓溪很漂亮吧?”
“还行,我脸盲,不知道什么是漂亮了。”
“那你觉得……”
“我觉得今天的月亮倒是挺美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想家了……在拍电影之前,如果能回趟家就好了……”
“嗯?回家不是挺容易的?”
“没有……可能回不去了。”
秦瑶看着沈浪。
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月光下,沈浪推了推眼镜。
随后,他回头看着旁边的那个装满合同的包,走过去拿了过来。
秦瑶看着沈浪的背影,她感觉此时此刻的沈浪似乎做出了一个什么决定一样。
甚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沈浪似乎特别孤独。
当周家散场以后,秦家逐渐开始变得平静了下来。
杨荣来到沈浪身边。
“压力大吧?”
“很大!”
“沈浪,很厉害,你似乎天生就是适合这种场合。”
“杨哥别说笑了,哈哈,我还天生适合开装修公司呢……”沈浪露出了笑容,笑得很灿烂。
但是,他总觉得沈浪的笑容中,总有一些莫名的味道。
似乎……
有些累了?
………………………………
两个小时内。
书房里……
沈浪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听着秦国柱和张升在聊着事情。
杨荣也安安静静地坐着。
从聊天之中,沈浪大概是明白了。
我的神棍老公
曾经,沈浪以为张升因为木村木夫的那件事以后,就从有关部门辞职,已经不干了。
张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咖啡厅老板。
就算有点关系,也就那样。
但是!
现在,沈浪才明白原来的张升只是放了一个假,只是,这个假很长很长,长得让沈浪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张升的位置,则一直留着。
很多东西超出了沈浪的认知……
秦老!
似乎要在今天退位了。
而秦老退位以后,接替秦老工作的是张升!
对!
事实上确实很扯淡,明明已经退出权利边缘了,按照常理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再回归了……
但是……
事实却是这么扯淡!
看着张升点点头以后,沈浪莫名有一种“十年之期已到,龙王正式回归”的莫名既视感……
他震惊。
这样都能回来的吗?这合规矩吗?
然后……
他知道秦老原来在很早以前是张升的老师,也是领路人。
紧接着,他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杨荣。
这两年时间,杨荣一直在升职,虽然杨荣这个人能力挺足,不过……
他现在又想了起来,杨荣之前一直叫张升叫老师。
看似毫无关系,摸不到边的东西,但实际上……
沈浪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他今天确确实实听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这个书房内,仿佛波涛汹涌一样。
那么,他……
为什么要进来?
沈浪呆在角落里,看着秦向山夫妇,又看了同样站在一边的秦瑶……
将门仙妻
看似乎平静的时刻……
但是……
这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越来远恐怖了!
当沈浪完全想通这一系列关系以后,他竟有一种骇然的感觉。
虽然很多东西所有人都能猜到,这不算秘密,但现在的他似乎知道太多太多东西了。
在古代……
知道这么多的人,可是要兔死狗烹,要被杀头的!
“沈浪?”
“啊?秦,秦老……”沈浪下意识地抬头。
“不叫秦爷爷了?”秦国柱笑着看着沈浪。
“秦老说笑了……”沈浪干笑。
“之前送礼物的时候不是挺有种的吗?现在怎么萎了?秦爷爷都不敢叫了?你这就让秦爷爷很不开心了啊……今天这么重要的事情,又想搞什么呢?”张升煽风点火。
“咳,咳……”
“好了……沈浪啊……”秦国柱看着沈浪那一本正经的模样,顿时摇摇头轻叹“躲得这么远做什么?我们又不吃人……坐啊!”
重生學霸:我就是豪門 余斯葉
“站着好,最近经常坐,腰都不舒服了。”
“腰?年轻人,注意身体,嗯,接下来,很多东西要交给你们年轻人了……你不是说,你有好多大事要做吗?以后我们配合起来,在不违反规则的情况下,你能大展拳脚,你这么一个干大事的人,怎么还躲这么远?”张升笑眯眯地继续看着沈浪。
“……”
“过来吧,别让你的秦爷爷退得不爽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