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極夜玩家 起點-063 戰後鑒賞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极夜玩家
残阳如血。
亚陆上空,早已弥漫散播开来的焚天神国在逐渐萎缩,太昊被李想一剑一分为二,残躯没能愈合,化为无尽黑色光雨坠落在这片大地上。
也算是另一种落叶归根。
王一死,整个焚天神国就将迅速崩塌,化为虚无。
那些方才还和玩家们死战到底的黑色战将们纷纷呆立,以一种默哀的站姿正对天穹,悲恸之声骤起,在为他们王的陨落奏响哀歌。
无数纪元,真仙化为尸仙,太昊主宰了万千生灵,即便肉身早已湮灭在时空长河里,祂依然是这些追随者心目中那个无敌的存在。
他们跟随着祂,生前死后都在血战,无怨无悔,不后悔走上这条道路。
而现在,这一切都将终结,随着太昊之死,焚天神国留下的所有即将湮灭在时空长河里,欺骗过的岁月,迈过的时空都恢复了。
黑色战将以及那些神国里的子民,翩翩起舞的侍女都慢慢化作飞灰,在微风中散逸。
李想一个人站在主战场,看着黑色浪潮褪去后满目疮痍的大地,他看到的是一具具尸体残骸,无数战士死在了这场浩劫里,无论男女老少,是否是玩家,他们都不得不举起武器对抗这些敌人。
此刻,战争终于迎来了终曲。
“极夜将至,黎明可期。”李想像是一个孤独的垂钓者,一个人垂钓万古岁月,垂钓人类世界,垂钓天地万物。
焚天神国崩塌毁坏,大地上那些被黑暗之气侵蚀过的山川万物无法复苏,可能很长时间都会保持这种状态,但亚陆守住了。
残留的人们满脸血污,互相看着,各自的眼神里充满了悲痛,也有一丝希望。
“我们……赢了。”魏琳琳捏紧拳头,还不是玩家的她没机会参与到正面战场,但亲眼目睹了那些玩家战死,地下城市的亲属们也举着武器迎上去的一幕后,她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在天空竞技场时,她高傲自负,是李想打醒了这个活在一个小小世界里的大小姐。
随后她跟着父亲魏重四处游历,接触了广袤的人类世界,慢慢有了模仿李想的念头,就有了“酒馆”组织,有了后面她努力偷偷协助李想的一次次尝试。
虽然这些援助可能完全帮不到他,但她尽力。
后来魏家所在的编号城市遭遇重创,自己被白冬雪所救,她和他相识,相知,相恋,又成长了不少。
身边的少女少年们也是一个个神情激动却又呆滞。
和她一样,他们都是年轻一代的希望种子,然而实力还远远不到参与这种浩劫的程度,只能眼睁睁看着长辈亲属们拼命,他们没有选择去小世界,而是留在这里,这是他们最后的倔强。
看完这一战,无数人心情激荡,难以平复。
白师利的牺牲,李想的绝地反击,太昊的死,焚天神国的破灭,仿佛是一瞬间,又像是过了漫长岁月。
魏琳琳说完许久,才有人幽幽回应。
“是、是啊……赢了。”
话音落下,山海般的欢呼声终于响彻。
好似生机返回了大地,幸存者们拥抱,亲吻,尽情欢呼,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和喜庆。
太长时间的压抑被释放出来,声音如山洪般爆发,最前线还活着的玩家们大多负伤严重,互相搀扶着,却是一个个脸带喜悦,安心不已。
人群里满身血污的白冬雪颤颤巍巍,他无法接受看着白师利死去,看着李想苦战,而自己无能为力的局面。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極夜玩家》-063 戰後分享
他毅然冲出人群,放弃保护,投身到最前线的战场中,他想过自己会死,可能再也无法回头看到那个心爱的女孩,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因为他是下一个白皇。
白家的人,没有一个会退缩,只有站着死。
多次血战,白冬雪几次身负重伤,差点陨落,身旁跟随的战士一个个倒下,再也没能起来,最艰难时,他一个人要独自面对一名黑色战将。
不过还是熬过来了。
他摇摇晃晃,走向后方的机械都市,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孤独站在荒地的青年。
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和他有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是实力,也是心境。
此刻的他,一定有着难以揣测的复杂心情。
小說 極夜玩家 線上看-063 戰後展示
白冬雪抿了抿嘴,最后还是没打算去打扰他,不过才走出几步,就有几道熟悉的身影飞扑了出来,差点撞翻了他!
“啧,我还以为你死了。好歹也是下一任白王,死在战场上的话也太逊了。”白弥茶浑身是伤,身上的血污也分不清是她自己的还是敌人的,要不是有白灵搀扶,她都快站不稳了。
一旁的白灵神色平静,对白冬雪点头致意后便将视线投向李想。她的情况也很糟糕,半边身子酥软,被黑色物质所腐蚀,要不是她的实力极强,换做另外的同阶玩家,早就殒命。
两人的后方站着白狮虎,年岁渐长后,白狮虎的体型愈发健硕,和他的名字极为般配,作为最早被白家看好的年轻一代,他一直兑现着他的天赋,只不过比起惊艳而起的其他几人稍有不如。
不过现在的白狮虎经历了无穷战火的洗礼后反而走到了白灵和白弥茶的前头,以战斗升华自身,实力已然来到巅峰,身前只剩下白冬雪一人。
至于野瞳,她作为最重要的种子,没有参与到这里的战斗中来,而是被强行送往了小世界,这也是李想的要求。
白狮虎的一条手臂没了,但看上去威武挺拔,此刻眼神也是聚集在李想身上,有些神色不定。
他们一行人,白弥茶和白狮虎与李想认识的最久,尤其后者,在李想还不是魔术学徒时就有会面,那时他眼中只有野瞳,没想过李想会在后来真的一飞冲天。
李想的崛起,曾深深刺痛他的心,不过现在,他已经释然。
那是可以和白皇白师利比拟的人,早已不是他那个层次,白狮虎只要求自己不断突破,超越自我,做到极致。
“去吧,他身边现在需要一个人。”白冬雪笑了笑,推了下白弥茶,后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还是慢悠悠的小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