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在秦朝當神棍 txt-第八百二十三章 尋親讀書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看着这一杖,因为陛下说了,要在第八百杖打死施邬。
如果这一杖没有打死,那么就是违抗了君令。
陛下心情好,那一切好说,不予追究,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如果陛下心情不好,那掌刑官就完蛋了。
因此,所有人都紧张兮兮。
这时候,趴在地上的施邬睁开眼睛,虚弱的说了一句:“神乎其技。”
随后,他咽气了。
掌刑官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幸不辱命。”
周围的掌刑人都兴奋地拍手,说道:“厉害啊,厉害,大人真是厉害。”
掌刑官笑了笑,说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哈。”
小宦官兴冲冲的跑过来了。
刚才他虽然没有在近前,但是其实一直在偷偷地瞄着这里,时不时就看上一眼。
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见,施邬是在第八百杖的时候被打死的。
更为难得的是,这八百杖的频率和黎刀一模一样。
正应了施邬的那句遗言:神乎其技。
小宦官冲掌刑官拱了拱手,说道:“大人真是厉害,小人佩服之至。”
掌刑官一脸谦虚,其实心中也有些得意。
小宦官对掌刑官说道:“我这便去禀报陛下了。”
掌刑官连忙应了一声。
当小宦官回到议政殿的时候,发现朝臣们正在审问古麦村的村民。
古麦村的村民战战兢兢,起初的时候,他们还不敢说实话,但是渐渐的,他们也搞清楚了现在是什么状况,于是开始指正村长,将村长的罪刑都一一的说了出来。
而村长跪伏在地,起初的时候还在辩解,到后来的时候,连辩解都不辩解了,因为实在辩解不过来了。
他只能低着头,一个劲的说道:“恕罪,恕罪,饶命,饶命,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诸如此类。
小宦官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说道:“陛下,施邬已经被打死了。恰好死在第八百杖。而掌刑官的力道,一直都是一样的,可以称之为神乎其技。”
嬴政好奇的说道:“恰好似在第八百杖?如此神奇吗?”
当初嬴政规定第八百杖,只不过痛恨施邬这种做小动作的人罢了,并没有想着真的怎么样。
就算施邬在二三百仗的时候被打死,嬴政也不会把掌刑官怎么样的。
但是现在,竟然真的在第八百杖打死了,而且还是匀速打死的,这就让人震惊了。
嬴政看着村长,说道:“你相信世上有这种事吗?”
村长唯唯诺诺,说道:“皇宫不同凡间,这里应该会有很多神奇的事吧。小人卑贱如土,岂敢妄测?”
嬴政呵呵笑了一声:“看样子你是深信不疑了。”
村长应了一声:“是,小人深信不疑。”
嬴政说道:“可是朕却有点不信,你看应当如何是好?”
村长:“啊?”
嬴政说道:“不如,在你身上试试?这次朕要亲自去看。”
村长:“……”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即将遭遇一场严酷的刑罚了。
他跪在地上,一个劲的说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嬴政挥了挥手,说道:“拖下去。”
有两个侍卫走过来,把村长拖下去了。
而嬴政摆了摆手,带着文物群臣,去了议政殿外,去了掌刑官的行刑场。
掌刑官现在还处于兴奋当中,周围不少人都围着掌刑官,一片恭维之声。
正在开心的时候,小宦官带着两个侍卫,侍卫提着村长,大踏步的走过来了。
小宦官说道:“大人,此人要受刑。”
掌刑官哦了一声,微笑着说道:“今日有不少人受刑啊。陛下对此人有什么要求吗?”
小宦官说道:“和刚才的施邬一样,八百杖。”
掌刑官目光一缩:“也是八百杖?”
小宦官点了点头。
掌刑官感慨的说道:“这可不容易啊。”
小宦官说道:“是啊,这次陛下会亲自观看,刚才你的神乎其技,陛下没有看到,这次想要见识一下。”
掌刑官立刻有点紧张了。
小宦官安慰掌刑官说道:“不要紧张,照常发挥就好。”
掌刑官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明白。”
这时候,嬴政带着文物群臣已经到了。
有小宦官给嬴政搬来了御座,有轮椅的朝臣,跟在后面坐着轮椅。
没有轮椅的,那就只能站着了。
隐隐的,轮椅还真的成为了地位的象征。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掌刑官。
掌刑官深吸了一口气,举起木杖来。
他没有立刻落下去,而是仔仔细细的看着村长。
那新来的低声说道:“大人,不能怕啊,陛下看着呢,你如果怕了,咱们的脸就丢光了。”
掌刑官看了那新来的一眼,冷笑了一声:“我怕个屁,我告诉你,这叫望闻问切。”
新来的人说道:“这不是医者的话术吗?”
掌刑官说道:“好的话术,可以应用于不同的行业。”
随后,他喝了一声,打在了村长身上。
那新来的哎呦叫了一声,紧张的说道:“大人,你打重了,比刚才重多了。”
掌刑官说道:“所以,这就是我刚才为什么要望闻问切的原因了。村长和施邬能一样吗?”
“施邬年纪比较大,而且这一辈子都养尊处优,他的抗击打能力是比较差的,所以需要轻轻地打,积少成多。”
“但是村长不一样,村长年轻的时候,显然也是吃过苦的,就算现在富贵了,小时候养成的习惯也还没有改掉。”
“你看他的皮肤,依然这么黝黑,你看他的双手,依然有老茧。对于村长这样的人,就必须要用力了。”
“力气不够,是打不死他的。这样贫苦出身的人,生命力很顽强。就算打八百杖,养上几个月,很快又能活蹦乱跳了。”
新来的恍然大悟,说道:“想不到打人还有这么多门道啊。”
小宦官将这话记下来了,告诉了嬴政。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神乎其技,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候,又有个声音说道:“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此人是仙学传人,深得谪仙真传啊。”
众朝臣听了这话,顿时一愣,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然后大家又发现,刚才那声音,其实是李水本人。
自己夸自己?
靠,真是不要脸。
不少朝臣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这时候,掌刑官还在用恒定的速度打在村长身上。
起初的时候,村长谈笑风生,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很快,他就眉头紧皱,额头上的汗水噼里啪啦的落下来了。
掌刑官没有开口,但是他在仔细观察,观察村长的状况。
李信有些惊讶的说道:“他的板子以相同的力道落下来,难道他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吗?这怎么可能?”
李水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是从一开始就算计好的,你发现没有,他打人的时候,有一种东西是在变化的,就是他的速度。”
“有时候快,有时候慢。他会根据村长的情况,调整节奏,给村长喘息之机。”
李信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没想到打人还有这么多门道。”
李水点了点头,说道:“所以说,好的掌刑官,都是用屁股喂出来的。若非之前季明天天挨打,咱们怎么能见到这样神乎其技的掌刑官?”
李信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须臾间,板子已经打完了,在第八百下的时候,村长正好断气。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好,果然是神乎其技。”
掌刑官激动地向嬴政行礼。
还有什么比陛下的夸赞更能够鼓舞人心呢?
嬴政站起身来,打算回去。
这时候,李信说道:“首恶已除,还有跟着村长助纣为虐之人,怎么办?”
嬴政淡淡的说道:“那些人,就不累如此大费周折了。”
于是,自村长以下,村长的子孙,已经那伙土匪,全都被抓起来了。
至于羊尾和老牛等等清白无辜的人,被当场释放。
剩下一些有污点的村民,还要受到漫长的审问。
如果做的恶大过受的苦,还是要被抓起来的。
而嬴政回到议政殿之后,表明了态度,要群臣讨论,如何清算宗族,推行新政。
这一次嬴政没有和朝臣商议是不是应该清算宗族,而是直接让他们拿出方案,如何清算宗族。
朝臣们再也没有反对之声了,因为谁也不想做第二个施邬。
其实清算宗族的大框架,李水早就已经参照后世做好了,而朝臣们要做的,就是在细枝末节的地方,再加一些东西罢了。
这一天,群臣失去了斗志,彻底不想和李水硬来了。
当然了,或许以后会出现什么天大的好机会,还会有朝臣跳出来。
但是现在,他们是彻彻底底的怕了。
这些朝臣忽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觉得李水这家伙,是不是掌握了什么秘术,为什么能如此随意的操纵民心。
…………
羊尾从皇宫中出来之后,就有些无所适从了。
现在她应该到什么地方去?应该做什么?
应该回家吗?可是回家之后,会不会再被卖掉。
一想到再被卖掉的感觉,羊尾就不寒而栗。
她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自己要在咸阳城活下来,绝对不能再回家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二十三章 尋親展示
当初千辛万苦,不就是为了来咸阳城吗?现在已经在咸阳城中了,那不是正好吗?
羊尾看着正在南方的太阳。
她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道:“我,羊尾,我发誓,一定要在这里活下去。蛇虫鼠蚁都能在这里活下去,我也一定能活下去。”
羊尾刚刚发完誓,忽然有个看起来贼眉鼠眼的男人,鬼鬼鬼祟祟的走过来了。
那男人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可是羊尾啊?”
羊尾一愣,说道:“我是啊,你认识我?”
那人说道:“这几天在报纸上总是见到你。我眼力好,虽然只见过一次你的照片,但是我一眼就把你认出来了。听说你的官司赢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羊尾想了想,说道:“我现在想要留在咸阳城,我想要赚钱。”
那人说道:“这个想法好啊。你想不想接受一些采访?只要说一些话,就能拿到钱。”
羊尾惊讶的看着这人:“有这等好事?”
那人说道:“有,当然有了,我就是咸阳城中有名的狗崽。”
随后,羊尾被请到了将军小报总部。
将军小报的记者听说是羊尾来了,全都热情的要命,又是端茶又是送水,还请羊尾吃零食。
羊尾看着那些从来没有见过的各色零食,心里面十分不安。
她稍微吃了一块,觉得简直是人间美味,但是更多的她也不敢吃了。
将军小报的人说道:“那咱们的采访就开始了?”
羊尾点了点头。
其实羊尾不知道采访是什么意思,但是真正进入到采访中之后,羊尾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采访就是闲聊天。
她和将军小报的人聊了几句,然后就结束了。
羊尾得到了一大笔钱。
将军小报的人最后说道:“那你现在有什么愿望呢?”
羊尾说道:“我想要进厂,我想要去商君别院开办的纺织厂当女工。”
将军小报的记者,眼睛立刻湿润了:多么伟大淳朴的劳动者。
于是,这句话就变成了本体报纸头版头条的标题。
当然了,羊尾并不知道这些。
她带着钱,一脸茫然地找到了一个住处。
按照羊尾的经验,想要进商君别院开办的工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至少老家的大婶是这么说的。据说想要进去,必须是万中无一的人才才行。羊尾自认为不是。
于是她觉得,应该按照老家的人说的那样,找一个熟人带着进去。
但是这个熟人应该从什么地方找呢?
羊尾就暂时不知道了。或许……先观察一下情况,明天去商君别院门口试探一下?
反正得到了一大笔钱,未来一个月的生活是不用担心的。有吃有喝,还有住的地方。
羊尾心中很激动,也很紧张,这天晚上,在咸阳城,在天子脚下,她带着笑意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