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五十四章 魔刀!分享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不妙!小子快逃,刀皇已经入魔,你打不过他的。”
第一邪皇眼见刀皇模样,神色焦急中更显凝重。
“逃?恐怕来不及了。”
任以诚摇了摇头,掌中灵光乍现,化出争锋,饱提全身功力。
若要成魔,就必须一心一意。
所谓一心,便是将争强好胜之心放纵到极致,牢记心中想要打败之人,成为执念,不败不休。
第二刀皇毕生追求第一之名,早已临近走火入魔,眼下不过是顺水推舟,毫无难度可言。
而他的执念,无疑就是打败任以诚。
“受死!”
第二刀皇似受到争锋刀气的刺激,猛然大吼一声,厉若鬼哭狼嚎,自浊世魔池边缘纵身跃起,竖掌成刀,起手一式‘魔极屠情’,凌空力劈而下。
那个巨大的魔字,乃是由第一邪皇以魔刀刀法所写,刀痕之中蕴含刀招。
刀皇来此一天一夜,以他的资质,早已融会贯通。
气流卷荡。
刀气勃发,长逾十丈,缠绕着漆黑的魔气,势可摧山裂海。
嘭!
任以诚足下一顿,双手紧握刀柄,气转星辰变,‘天狼啸日’强势反撩迎上。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五十四章 魔刀!展示
两道刀气交击,发出轰然巨响,震得整个山洞为之动摇。
咔嚓!
任以诚脚下应声一沉,魔刀雄劲犹如泰山压顶,竟令他身形骤降三寸,足底没入了地面之中。
果真是千年修道不及一夜成魔!
任以诚不由暗自惊叹。
聂风成魔前,连五成功力的绝心都不是对手,入魔后却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硬拼绝无神。
而第二刀皇本就修为绝顶。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txt-第五十四章 魔刀!相伴
如今成魔,功力之恐怖,什么绝无神、拳道神、东瀛天皇在他面前根本是萤虫之光,全部都要黯然失色。
不过,任以诚也非易与之辈。
方才一刀交手,刀皇也未曾占到便宜,同时被反震了出去。
唰!
人影疾闪,却见第二刀皇身形陡转,突然向着聂风冲了过去。
他成魔后功力暴增,速度快逾闪电,无影无形,竟连聂风也反应不及,只觉眼前黑色人影掠过,接着就感觉背后一轻。
锵然一声。
雪饮已脱鞘而出,落入了刀皇手中,返身再向任以诚攻去。
所谓一意,便是要心无杂念,唯有魔意,忘却过往一切的爱恨情仇,恩怨荣辱。
这其中也包括刀皇昔日所用的兵器——争名刀,现在只怕早已不知被他丢弃在何处了。
他只是本能的感应到了雪饮的绝世锋芒,然后夺为了己用。
神兵在手,寒气四射。
精华都市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ptt-第五十四章 魔刀!看書
倏忽间,第二刀皇已逼杀而至,挥刀横扫,‘魔道横行’凌厉出手,直取咽喉。
任以诚旋身而起,刀气自脚底掠过,隔空划在后方石壁之上,发出爆响连连,留下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刀痕。
“妹子,你爹现在这样,为兄我可没法再留手了。”
同样是入魔,第一邪皇的身体半黑半白,聂风与常人无异。
第二刀皇则全身漆黑一片,可见其魔念之纯粹,其人、其心都已彻底沉沦。
任以诚话音未落,争锋刀势一转,招起纵横,‘飒沓如流星’爆发出粲然流光,人刀合一,伴随磅礴气劲,当空压在。
第二刀皇双眸中红光一闪,手中雪饮运舞如飞,夹杂体内爆发出的滔天魔气,排山倒海一般袭卷而出。
正是魔刀中的‘魔气纵横’!
赫见刀影漫空,紧跟着便是连绵不绝的锋刃交击声,响若雷霆霹雳,震耳欲聋。
迸射而出的碎散刀气,更逼得洞中围观众人连连向后退去,卷起尘土飞扬。
“奇怪!这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力敌魔刀不落下风?”第一邪皇眉头微皱,惊异不已。
铛铛铛……
伴随两大神兵的碰撞声,两人的战意愈显激昂。
魔气中星火四溅。
第二刀皇无论是人、眼、还是刀,尽皆绽放出慑人凶威,这一式‘魔气纵横’仿佛无穷无尽。
魔气不绝,刀势不断。
任以诚凝神守一,以至静至极之心见招拆招,交手间,却觉刀势运转渐感滞涩,似乎对方每一刀都能窥破他出手的路数。
不及细思,第一邪皇的声音再度传来。
“小子,刀皇的双眼以已经变成魔眼,可以看透你体内真气的走向,千万小心。”
任以诚闻言恍然,随即轻笑一声,心念电转之下,周身真气沛然流转开来,势若江河滚滚,奔腾不休。
第二刀皇顿时刀势一缓。
在他猩红的魔眼中,任以诚的真气突然变得混圆如一,再不分强弱舒缓。
嗷呜——
蓦地一声惊天狼啸。
众人不禁错愕,就见两人交手的战圈中,忽然闪现出无数任以诚的身影,将第二刀皇牢牢包围了起来。
破空千狼影!
八脉汇流入气海,意守一念力如山。
经天皇气劲贯刀中,无匹雄力凝聚一点重斩而下。
轰然一声,刀影和魔气立时消散。
铛!
争锋余势不衰,狠狠撞在了雪饮之上,发出刺耳铮鸣,第二刀皇难承巨力,砰然一声,整个人陷入了地面之中,烟尘四起。
“爹!”第二梦失声惊呼,迈步便要冲上去。
“快拦住她,刀皇入魔,人性全失,会杀了她的。”
第一邪皇急声催促聂风,但不等他话音落下,就见第二刀皇已从坑里冲出。
刀皇嘴角带血,显然已被适才那一刀所伤,可他浑然不觉,兀自挥出雪饮,凌空一刀急劈出手。
任以诚却没有接招,身形一晃,掠向了洞外的方向。
轰隆!
雪饮一刀劈空,却正巧击中了浊世魔池,就见碎石纷飞中,漆黑的魔水翻涌而出。
第二刀皇脸上杀意一闪,当即回身向洞外追去。
“水有剧毒,我们也出去。”
在第一邪皇的提醒下,众人急忙紧随冲出。
生死门霍然而开。
任以诚身法如风,“呼”的一声,卷向了崖边,须臾间,第二刀皇也追了出来。
两人相隔数丈距离,雪饮骤然脱手,寒芒闪烁,化为一道银色匹练,疾向任以诚破空射去。
此招名曰‘魔随空生’。
任以诚只觉一阵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雪饮已来至眼前,直刺眉心。
但见他猛然身形后仰,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未及触地,又以双脚为轴画了个半圆,移到对面方向,猛然弹起。
却不料,雪饮如受无形之力牵引,凌空转了个圈,再向他面门扑来,其中魔气暗藏,仿若附骨之蛆,如影随形。
任以诚虽惊不乱,暗叹魔刀精妙的同时,身子微微一晃,竟从中间分裂开来,化为两道人影同时向左右躲避。
就在这时,劲风激荡,刀皇凌空出腿,‘群魔乱舞’瞬间爆发出无伦气劲,惊涛骇浪般席卷而下。
赫然腿影纷飞,铺天盖地的将两个任以诚全部笼罩在内,劲力过处,其中残影顿时烟消云散。
劲风不绝。
第二刀皇招式再变,双腿连环飞踢而出,‘魔踏七星’如风似电,狂袭任以诚背后七大要穴。
蓬蓬蓬……
一连串的碰撞声猛然炸裂开来。
却是任以诚应势施展风神腿,双腿亦连环踢出,劲力成‘暴雨狂风’之绝,悍然倾泄而出。
第二刀皇一生精研刀道,于腿法一道毕竟生疏,一拼之下终究不敌风神腿,反被任以诚踢中周身穴道。
然则,他入魔之后,四肢百骸的经脉穴道已经尽数偏移。
任以诚虽然击中了他,但俨然是徒劳无功,没起到半分作用。
电光石火间,雪饮再次破空而来。
第二刀皇右腿飞起,竟以腿御刀,就见他身子凌空一旋,‘魔道纵横’携无匹霸烈之势向任以诚颈间横扫而去。
从来腿上的力道都比手臂更强。
这一刀由腿既然而发,其中威力如何,可想而知。
任以诚掌抵刀背,争锋刀刃回环,‘逆刀回狼影’迎头而上,锋刃交击一瞬,双方刀气夹杂魔气立刻爆发开来。
气劲如浪,裂地翻天。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两人再度拼了旗鼓相当,同时向后退去。
第二刀皇轰然一声,撞入石壁。
任以诚则飘然落向了正邪道的铁链,足下站稳一瞬,争锋寒芒又起,一股浩瀚若海的气势油然而生。
嗷呜——
万狼同声齐啸天!
正当他极招蓄势将出之际,忽见第二刀皇从石壁挣脱,作出惊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