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kw2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回到明朝做昏君 txt-第五九三章 諸部請罪熱推-n8g8p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大明朝的皇帝不会如此小气的。”吴克善有些迟疑的说道。
“鄂尔多斯那些人只会说考虑考虑。这两天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大明朝的皇帝就忍不了了。我想咱们表态之后,他们很快也会跟上的。”
“实际哥哥那边已经收到了消息,鄂尔多斯的哈萨尔这两天一直想见孙承宗,人都快急疯了。可是孙承宗不见他,这也怪不到哈萨尔身上。”
这个时候,海兰珠转头看向吴克善,一脸严肃的说道:“大哥,你以为大明是什么?”
听了这话之后,吴克善促然而惊。
说实话,自从看了演武之后,大家都承认大明朝很强大。大家也都很惊惧、很害怕,可实际行动比思想上慢了半拍,大家的心思还没有转变过来,没觉得大明是什么。
可是在大明人的眼里,他们现在强,强到没边。对你们这些人,你们就只有听话的份,根本就不允许你们拒绝。
像鄂尔多斯这样的小部落敢不听话,这是大明不能容忍的。
“可是这也太霸道了吧?”吴克善无奈的说道。
“霸道吗?”布木布泰面无表情地说道:“哥哥,如果你有这么多的权势、这么多的实力,你会比他们更霸道。所以,哥哥,进去见大明的皇帝。”
“这……”吴克善有些迟疑的问道:“我见了大明的皇帝,我说什么啊?”
“出兵啊!”布木布泰理所当然的说道:“去问问大明的皇帝,这草原上是谁有了不臣之心?咱们科尔沁是大明的臣子,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大明要打谁,咱们科尔沁愿意做先锋。”
我的極品美女老師(狂野艷逍遙)
吴克善看着布木布泰,略微停顿了下说道:“这样不妥当吧?家里面的那些人恐怕不同意。另外,如果真的这么干了,外面的人会怎么看我们?”
“看我们?他们能活下来再看我们吧!”布木布泰冷哼了一声说道,
“大哥,咱们拿了朵颜三卫的地盘,现在有多少族人在上面,这几年你应该比我清楚。一旦和大明开战,咱们就是首当其冲。”
“大明既然要平定草原,那么打一个也是打,打两个也是打。如果内喀尔喀不服气,大明打内喀尔喀的时候,你觉得会留着我们?搂草打兔子,会把我们也解决掉。大哥你明白吗?”
我是風流大法寶
“一旦解决了内喀尔喀、留下了我们,那么我们就是草原上最强大的部族。大明朝不会允许任何人抢草原,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而你这个时候想去做先锋,真的打起来就让族人去打,损伤一些也不要紧,要让大明觉得我们没有威胁,我们才有以后。”
吴克善脸色黑了下来,沉默了半晌之后才说道:“你觉得真的能打起来吗?内喀尔喀那群人会这么死脑筋吗?明知道不可为,还非要做?”
“这事谁知道呢?”布木布泰苦笑着说道:“未雨绸缪吧。如果真的开战,我们总要找一个有利的位置。留给我们的选择不多了。”
吴克善听了妹妹的话,脸色阴沉不定。
他的心里面闪过了很多的想法,比如联合内喀尔喀和鄂尔多斯等部和大明干一把,反正是在草原上。
如果这一仗打赢了,大宁就是自己的,说不定还能够觊觎一下辽东。
可是想到大明那些火炮、那些火枪,吴克善就像泄了气一样。
没法打,即便是到了草原之上,一样没法打。
如果大明出的全是步兵,自己身边是骑兵,一样没发打。
在草原上,自己的骑兵也不是步兵的对手。看过大明朝的演武这么多天了,自己也不是没有琢磨过该怎么对付这样的敌人。
想来想去,没有什么好办法。即便是骑在马上又能怎么样?
自己的弓箭没有人家的火枪射程远,人家的火枪又射得准,还没等骑兵靠近人家,就已经从马上被打下来了。
如果依靠人数去冲阵,想想那样的火力,吴克善就不寒而栗。多少人命都不够往里面填。
只能等着大明的步兵离城池远了,切断他们的补给线。可是大明朝的补给线会有那么好切断吗?
仙武帝道 晨若尘
大明现在在辽东团结了多少军队?
加上辽东原有的军队,足足三十万人马。即便如此,这还不是全部,登来和蓟州的人马还没调上来。
那些人马虽然没有天子亲军能打,可是人家一样是大明的军队,护卫补给线总没有问题吧?
这让吴克善觉得有一些崩溃,大明的后勤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们的粮食吃不光?究竟是怎么准备的?
事实上,吴克善不知道,朱由校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了太久了。
从朱由校登基之后开始,就在准备这一天。
从京城到辽东的沿路,修建了无数的粮仓,道路也加以整修,每一次运输粮食都变成了短途运输。而且这些年存下来的粮食全都装在这些粮仓里面。
八年!
朱由校准备了整整八年!
这八年下来,朱由校攒下了足够他打一场大仗的家底,即便是有一些挥霍着打。
他在心裏為我築城
有了内务府之后,各地的沟通和串联就更多了。全国现在已经有大半的商人都绑在了内务府的战车上。到了这个程度,无论想做什么生意,都绕不开内务府这个庞然大物。
一旦战事紧急,朱由校还可以宣布全国军管,把所有的物资都集中到内务府。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由校也有底气打这一把。
如果这一仗能够彻底解决北边的事情,那么他才能够腾出手来做更多的事情。
西北接下来也是心头之患,急需要解决。
北边这一把,朱由校就是要来一把狠的,一定要把他们都弄住。
半晌之后,吴克善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妹妹,站起身子摆了摆手向外面走了出去。
这是要按照妹妹说的话,去找大明朝的皇帝了。
吴克善离开了驻地,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就赶奔大明朝皇帝的行辕。
不过吴克善发现自己还是来晚了。
等他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为首的就是鄂尔多斯的哈萨尔。
哈萨尔已经带着不少人等在这里了。
吴克善目光扫过去之后,发现都是一些小部族的人。
这些人此时在行辕的门口跪了一排,脸色灰白、显然这是来请罪的。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如果不请罪,最先被消灭的就是他们。
他们需要大明朝的原谅,需要大明朝皇帝的谅解。
吴克善看着这些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心里面还是不舒服,毕竟大家都是同根同源的。自己虽然想吞并了他们,但还是不想看到他们被这样折辱。
不过,这个时候吴克善不能为哈萨尔说话。
哈萨尔这个蠢货有今天,都是他自己干的。
没有办法和他们说话,吴克善继续往前走。
很快,他就看到了另外一拨人,为首的正是张沐河。
显然,张沐河这个家伙也是来找大明朝的皇帝。
在这样的情况下,吴克善也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不过看他们面容严肃,大概也是来服软的。或许吧。
张沐河也看到了吴克善,目光很冷。
在张沐河看来,如果不是吴克善这个家伙毫无底线的迎逢大明朝,局面不会变得如此糟糕。
要让大明朝明白,我们是有底线的才行。可是吴克善这个家伙就是毫无底线,大明朝也是得寸进尺。
这次的事情一定要问清楚。
张沐河两人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直接往里走。
在内门的的门口,陈洪正在等着两人。
见到两人来了,陈洪笑着迎了上来说道:“几位,陛下已经在里面等你了。跟着奴婢来吧。”
说完,陈洪转身就向里面走了进去。
朱由校原本是准备休息的,没想到就有人来打扰了。
在魏朝的伺候下换了一套衣服,朱由校从后面走了出来。
看了一眼大殿上的几个人,朱由校笑着说道:“这么兴师动众,这是要做什么啊?”
众人不敢怠慢,连忙给朱由校行礼。
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行了,这些虚礼就免了吧。”
那年小学
“这礼仪是代表尊重的,这尊重是放在心里面的。可是心里没有尊重,这礼仪做出来也不是那么回事。”
众人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漠然。
朱由校看了一眼张木河说道:“你脸上的表情很凝重。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和朕说一说。在大明这块地上,有什么事情,朕还是能够解决的。”
张木河向前走了一步说道:“的确是有一件事情想询问一下。大明在非常频繁的调动军队,有的人去了大宁城,有的人去了铁岭清河。臣想问问陛下,这是要做什么?”
朱由校看了张沐河一眼,没有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副不想搭理你的模样。
朱由校可以不说话,但是其他人不行。
魏朝向前走了一步,冷着脸大声呵斥道:“放肆!陛下也是你可以问的?你算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