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b27精彩言情小說 峽谷正能量 txt-第八百二十六章 玩上單的手速都那麼快嗎?鑒賞-ljqfb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
日本队的打野选手Fox坚信着,人头击杀,只要突破一个,接下来就是源源不断。
然而可惜的是,直到最后,他们都没有突破。
防御塔和小龙甚至被零封。
零龙塔!
意识到这点的瞬间,不仅是Fox,坂田有马的脸色也忽然一白。
此情不负良沉 末之未央
电子竞技,胜负乃兵家常事。
可是被零封,那就是一种耻辱了,一种京都坂田家族的人无法忍受的耻辱。
岂可修!!!
坂田有马心中大恨。
这时,舞台对面有人走了过来,仔细一看,前面正是打完比赛过来握手的李秀峰,后面还跟着华夏队一行人。
坂田有马愤然抬头,一张标准的岛国面庞上写满了不甘与野心。
可就在对上对方目光的瞬间,坂田有马瞳孔微微有些失焦,脸上的愤怒却恍然如残雪迎春一般瞬时间消融了。
这个男人…
为什么给人感觉如此锐利,
却又如此的温暖。
“你好。”
耳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坂田有马从愣神中恍然惊醒,下意识地伸出了手,握了握。
对方很平常的笑着点了下头,擦肩而过,又来到了下一个打野的身前。
身后,坂田有马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那并不算宽厚但却异常挺拔的双肩,竟好似负起了整个峡谷的风雨。
坂田有马不禁仰头望向了上方的穹顶,心中喃喃地想道,“或许输给这样的男人,对于坂田家,并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吧。”
此时坂田有马唯一无法面对的,只有对自己给予厚望的欧尼桑坂田御龙了,话说万一真要游回去该买什么牌子的泳圈呢?
……
赛后的握手,除了失神的坂田有马外,日本队后面的每个人都会跟着九十度鞠躬,宛如铡刀开合。
姿势到位,速度很快。
这向来是个守小节的名族,哪怕心里气得不行,也绝对不能失了礼数。
华夏队这边打完,就进入了胜者组,等待日本队和丹麦队的对决,决出下一个胜者来和他们对决了。
赛间休息的时候,日本队休息室外的廊道上,某个窗口站着两个面容相似的男人,一个低着头,一个目光眺望着窗外。
都市修仙狂徒
“对不起欧尼桑。”
沉默。
片刻后,旁边的男人拿出烟盒,敲了敲滑了一支烟出来。
咔嚓,火光亮了。
坂田御龙深吸了一口,朝着窗外吐出了烟圈,悠悠地说道,“愚蠢的欧豆豆,人就是要以失败作为跳板,才能跳得更远啊。”
说完,他转过身,目光直视着坂田有马,“打起精神吧,还没到沮丧的时候,你们电竞选手不应该在舞台上挥剑至死吗?”
挥剑至死吗?
坂田御龙说完就转过身,背对离开,悠悠的声音在走廊上回荡。
“人不是什么时候都赢的,本想不可能输,却不知何时就会输的一败涂地,不过即使那样也能坚持下去的话,你会发现胜利原来离你那么近。”
听到坂田御龙的话,低着头的坂田有马身体一阵微微颤栗!
这该死的血液又开始烧起来了!
……
采访席这边,KG这边也开始接受采访了。
囚母
從零開始的穿越生涯 成有道
今天采访的人不是LPL的随行主持人,而是华夏官方的一个女记者,叫做芮冰冰,是个看起来小家碧玉,拥有邻家妹妹般亲切感的女记者。
接受采访的是李秀峰和Kake,最近Kake独具一格的辅助思路吸引了不少粉丝,很多辅助女玩家也喜欢他的打法,人气节节攀升直追队伍里的左手,但距离阿水还有点距离,毕竟阿水成名要更早一些。
临走的时候,哪怕事先培训过,体育局的领队还是眼神暗示李秀峰和Kake,接受采访的时候要注意影响。
毕竟在这种世界舞台上,往大了说,他们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华夏的形象,哪怕往小了说,李秀峰和Kake现在也代表着电竞这个新兴竞技项目在华夏国内官方心中的形象,那肯定是不能随便口嗨的。
采访席上,官媒记者芮冰冰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果然不愧是新晋的官媒人气女记者,号称官媒的“收视密码”,一张标准的鹅蛋脸,鼻子很立体,眼睛不笑时黑白分明,笑起来就是睫毛弯弯的月牙眼,很有几分元气少女的感觉。
“啊!欢迎峰哥和K哥接受我们的采访。”
芮冰冰说话也落落大方,对于李秀峰和Kake两人在网络上的外号,叫得十分顺口,给人感觉如沐春风。
咚咚咚——!
Kake的心脏无端地加快了几分。
他偷眼看了下芮冰冰,心中只有俩个字,天使。
李秀峰倒是神色如常,笑着打了个招呼,“谢谢,很高兴能接受这次采访。”
“好的,今天你们以十分优异的表现战胜了日本队,可以请峰哥评价一下你们的对手吗?感觉压力大不大?”
“说实话,压力相当大。”
李秀峰有板有眼地说道,表情看上去十分严肃,旁边的Kake嘴角抽了抽。
“噢?可以具体说说吗?”芮冰冰很感兴趣的问道。
李秀峰沉吟了下,“唔,具体来说的话,就感觉对面每个选手都很强,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赢了之后我都松了口气。”
你明明笑都没笑了一下好吧!
Kake继续抽搐。
“诶?看来日本队伍的选手都很厉害啊。”芮冰冰笑眯眯道,转头又问一直在心中吐槽的Kake,“那么请问下K哥,你觉得今天队伍里谁发挥得更好。”
Kake心跳快了一拍,平稳气场,缓缓地说道,“我觉得每个人的发挥都很出色,联盟是一个团队游戏,缺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胜利,如果非要说谁发挥的最好的话,那么我只能说是峰哥了。”
“噢?那峰哥怎么看?”芮冰冰继续问道。
“我其实还好。”李秀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还是队友给力。”
“呵呵,看来大家都是十分谦虚的选手啊,或许这也是我们电子竞技的一种精神吧。”芮冰冰笑着问道,“那么接下来面对新的对手,你们有信心从今天的小组赛成功晋级吗?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呢?”
“紧张。”李秀峰道。
“忐忑。”Kake跟着道。
我信鸟你们滴邪!
芮冰冰脸上笑眯眯,心里却不自觉地想道。
她平时也有看LPL的好不?
……
采访结束,接下来就是日本队和丹麦队的比赛了。
日本队那边已经重新恢复了士气,看上去和第一场比赛时差不多。
而丹麦队的北欧小伙们也比较放松,他们不管怎么说也是五大赛区的选手,自然不会打个日本外卡队还有压力。
然而出乎预料的,日本队这场比赛开局节奏很顺,打野Fox的老鼠真正的发挥了作用,Gank起来无往而不利,接连帮上中下三路都拿到了人头。
比赛前二十分钟,日本队和丹麦队的人头比是15:6,看起来完全节奏碾压,日本队的每个人身上也都燃烧着熊熊的斗志。
日本解说台上的三个解说也都亢奋了起来,扯着嗓门嘶吼着各种中二的台词,不知道的听了说不准还以为高达大战奥特曼呢。
然而二十三分钟,一波大龙团,先动大龙的日本队被打了个团灭,日本队的进攻的节奏一下子断开了。
接下来,丹麦队利用团战的优势打得日本队节节败退,人都有点傻了。
日本国内的网络上,弹幕更是一片哀嚎和怒骂,有人甚至质疑打假赛。
然而,在这满屏的质疑,满屏的嘲讽,满屏的不理解中…混迹其中的华夏留学生却知道。
日本队不是打假赛,他们是真的菜。
菜,就要挨打。
最后三十分钟出头,丹麦队就完成了远远算不上艰难的翻盘,成为胜者和华夏队来争夺十六强的名额。
日本队则双败淘汰,失去了这次角逐的机会。
赛后回休息室的时候,或许是先前被宽慰了一次,坂田有马看上去并没有太沮丧和失落,心里还回味着坂田御龙赛间和自己说的话。
既然已经全力以赴的战斗了。
想必欧尼桑也不会怪自己吧?
没想到刚回到休息室,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坂田御龙那张怒气冲冲的面孔,哪里还有半点先前的和蔼可言。
“欧尼桑…”
坂田有马张了张嘴。
“闭嘴,谁是你的欧尼桑,叫我领队!”
坂田御龙冷声道。
“啊…”坂田有马一愣。
智能剑匣
鬼姐夫 惊艳之谈
“你看看你们打的那叫什么!”坂田御龙压着怒气。
“可你不是说,失败是跳得更高的跳板吗?”坂田有马声音变小了,“那我二连跳的话,说不定…”
“说不定会直接摔死。”
“……”
坂田有马看着眼前的欧尼桑,熟悉却又陌生,心中一片苦涩。
原来漫画里都是骗人的。
算了,还是想想哪里有好用的泳圈卖吧…
……
李秀峰在休息的时候,倒是没有一直盯着日本队和丹麦队的比赛。
奥运会电竞项目的表演赛在淘汰赛阶段,是好几个赛区分布在不同会场同时进行的,国内的鲨鱼直播都分了四个赛事直播间同时直播。
李秀峰抽空去瞄了眼其他国家的比赛,发现五大赛区和一些去年MSI见过的外卡队撑台面的国家还好,打起来最起码有模有样。
但像是柬埔寨这些小国家,代表队估计和华夏大学生网吧队差不多,队里个别选手估计连峡谷之巅国际服的门槛都达不到,潘森,掘墓,蒙多各种版本冷门英雄轮番轰炸,打起来那叫一个群魔乱舞。
旁边的小笼包瞅了一眼,直呼辣眼睛,李秀峰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的。
片刻后,早上没吃韩国料理的他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桶家乡的老坛酸菜,坐在那里哧溜哧溜的吃了起来。
吃碗面,再喝几口汤,外面就传来了工作人员的敲门声。
丹麦队战胜日本队。
华夏队今天的出线之战到来了。
李秀峰放下面桶,伸了伸懒腰,就跟着众人一起再次来到了比赛席。
……
丹麦队的上单是Wunder,打野Trashy,中单Bjergsen…这些都是在以往拳头世界赛上耳熟能详的ID,见了面倒也不陌生。
尤其是丹麦队的原J2上单Wunder,和李秀峰之间的关系更是复杂无比,李秀峰的职业生涯两次重大的起伏都和他有关。
初次相识是前年世界赛,Wunder把当时还在BMG的李秀峰打入深渊,直接没人要退役了,然后隔了一年又在峡谷之巅的王者之战中被李秀峰复仇。
接下来,去年的MSI和S赛上两人每次对上,都是当天的一大热点,简直像是韩国Faker和岳伦的翻版,只不过Wunder还保留了被“反杀”的体面。
……
丹麦人盛产欧洲帅小伙,今天代表国家队的几个人也都很帅,比如比尔森和辅助Deficio,引得现场不少韩国女观众纷纷捂嘴尖叫。
记得打日本队的时候,她们可是看着李秀峰尖叫的,但韩国和日本的女性对于欧洲男人有种崇拜,这会儿一看丹麦队上场纷纷倒戈。
感受场下的欢呼,刚刚打赢了日本队,丹麦队里的气氛很不错。
“我说伙计们,大家是不是表现得太轻松了。”打野Trashy忍不住笑着说道,“我们面对的可是去年的S赛冠军啊。”
“对对,大家紧张一点。”比尔森也绷着笑道。
“好,我先脱个鞋。”
Wunder弯腰把自己的运动鞋给脱了,舒服得屈伸了下脚趾。
几个丹麦队友看了都有些无奈。
但没办法,职业选手都有自己的习惯,有人还喜欢蹲在椅子上打比赛呢,脱个鞋子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这真踏马蛇皮臭啊!
听说欧洲赛区今年的赛后礼仪已经从握手改成拥抱了,估计一半原因是来自于Wunder这个家伙,脱了鞋子的脚得空就伸手摸着盘两下。
一场比赛最起码二十分钟。
他盘完后,那酸爽…去握手谁受得了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说伙计,你不怕等会儿赢了咱们去握手?来不及穿鞋吗?”旁边挨着坐的Trashy尽管已经熟悉了这种酸爽,但还是忍不住吐槽。
“去握手吗?我喜欢听这话,不过别担心伙计。”
Wunder听了咧嘴一笑,他没有回答,手法非常老练地从椅子一侧掏出两只鞋子,只用了不到两秒钟就娴熟无比地穿好了。
下一刻,Wunder看了眼目瞪口呆的Trashy,笑着左右脚一踩后跟,弯腰伸手一划拉。
魔术般一秒不到的时间,鞋子又出现在了刚刚放的位置。
丹麦队众人:……
……